当前位置:文字部落原创文学网 >> 散文 >> 散文随笔 >> 文章内容
325 岁月静好

来源:文字部落原创文学网|作者:潇落| 点击: |更新时间:2015-04-30 10:24

与安妮相遇花光了我所有的运气,我想。

          生命中真的会有一个人,你跌跌撞撞掉到她设好的陷井里,把你打败,你丢盔弃甲败得体无完肤,然后乖乖被她拎回家去,却心甘情愿。
          与安妮初遇是在六月的天里,在离开雷山往永乐的末班车,她坐在我左手的位置上。她睡的很安谧,我却在暗潮汹涌的高考后变得焦头烂额,我们一路是不说话的,偶有。她会醒来,我们简单地笑笑,那就是我们最初的举案齐眉。
          当时我在看The old man and sea & The Snows of Kilimanjaro 的合订本,在某个午后买的,一直没看,却下车的时候忘记在车上的,心情烦透。
          假期无聊得快要发霉了,眼一睁一闭再一睁貌似就过完了三个月,宅在家里,开始胡子拉渣。我不知道自己怎么被铜仁学院录取的,也不知道怎会鬼使神差提前一个月跑去雷山说要复读。当时因人数不够开不了课,在四班与幸明浑浑噩噩地混着,那会我俩最后一座,像两个木鱼一样坐着,等到英语课就趴着。如果一定要有收获,那就是时间观念的转变吧,幸明说:
          时间就像乳沟一样,挤一挤还是有的。
          政治课,老师对前俯后仰的我们摇头,说无药可救。
          在补习班里遇到安妮,第一天,艳阳的午后。
          有一种花叫夜来香,它的花语叫在危险边缘寻乐。有一种感觉,你期待,然后身陷,最后沉沦。世上有两种事物不可自拔,一是小草,二是爱情。不幸我是后者,在无数的玩笑后,在醉酒后,我承认我喜欢了那个人,没有太多理由。
          妈妈说:一个人在睡觉时猛的把他拍醒,他醒来看到的那张脸,很容易就注定一辈子。周立波说:不要总开玩笑说爱我,我想会做出疯狂的举动来,比如相信你!安妮,你坐在我前面,你总在我睡觉时把我拍醒,你说,你喜欢我三年。从高一到高三。
          你说你心情不好,我说要不出去走走,你说好。我们向街尾走,晚霞印着你的侧脸,晚风吹着你的鬓发,人烟稀少,你说张冬成,我失恋了,你怎么都不安慰我。金黄的狗尾草摇曳在晚风里,之前我们通了无数电话,有一天看见你和一个陌生的男人并肩坐在青石的广场里,听你说失恋,既难过也欣喜。我问你接下来怎么办,你说等一个傻蛋说喜欢我,把我手牵。我问你最想去哪里,你说云南,因为那里没有寒冷的冬天。我说我喜欢西安,你说你也喜欢,我说那会很冷,你说如果你在。
         数学课,你逃课,陪我去小广场看烟火。我们错过了绚丽光彩,躲在满是面包味道的蜜桃色的小屋子里,我点了加奶咖啡,你要蓝莓味的奶茶。我们对着坐着,你在吊椅的另一边浅浅诉说着你的幸福,有一个爱你的爸爸,一个活宝妈妈,还有一个淘气的弟弟。却在语气里透着橘子般的气息,沉甸甸的酸楚。
         很不幸数学被老师抓到了。可我们恋爱了,没有表白,没有礼物与玫瑰。
         雷山的天开始入冬,梧桐硕大的叶变红,然后掉落,你的手一层层的凉。总在下课后把她放在心跳的位置,那是我最疯狂的事。
        你给我煮苗条,白花花的,辣椒没有,葱花也没有过,而且还放了很多的盐。我确定那是目前见过最没胃口的面条,在午后阳光的色泽下油腻腻的。但那是最好吃的,无可否认。
        2011年12月的第十天,在热闹的广场里,天凉嗖嗖的,风过河面刮起圈圈涟漪我们走在风里,然后入夜。那天是月全食,我等了1个回归年的久远,晚九点我们倚靠在凉亭的木椅,你靠着我肩上,我傻傻地问你冷不冷,你也傻傻地说不冷。月全食,百年难遇,在广场的角落,在几个顽皮孩子的欢呼声里,我们接了吻,呼吸如海。天上星星闪烁,还有一个羞羞红色的月亮。
       我开始感冒了,蔓延了整个冬天,陆陆续续。然后无可厚非传染给你,病毒在身体里轮回不息。
       雷山开始下雪时我们英语考试,白花花覆在小城的每个角落,花坛里、树梢上、小道间、公园木制的凉椅旁、情侣温柔发迹上……
      我们寝室决定去探望成杰时白雪覆满沥青公路,圣诞节前夕。你说你也要去,和老韦我们三个去买苹果,你硬是厄人家一个大苹果,笑开了花。成杰翻了摩托车,弄破了头。在他们狭小的出租屋,一群人围着一个会发热的电磁炉说但愿,说祝福。然后回寝室,踏地上白雪咯咯地响,天依旧飘着霏霏的雪,我们撑一把伞走在香樟树下,不说话。
      像所有的情侣一样,和你闹矛盾了,一个晚自习,忘记了原因。在学校后街,紧紧抱着你说,给你一分钟时间,你挣脱就放你走。你像个孩子一样撕咬我,有点过分,然后妥协。
      元旦的夜,我在流星包夜,北风呼呼刮在大街上,清冷得厉害。我不知道你怎样找到我的,在23点。在冰凉的路灯下从街头到街尾,我们缓缓地走,直到双脚麻了木。把你送回你姑妈家,我还得回去流星,因为实在冷的厉害。你打电话过来说,张冬成,我在24点时拥抱了你,你说我们算不算拥抱了一年?
      在爱情里,我们疯狂着,想长相厮守,想去看没有看过的山,走没有走过得水,挥霍没有挥霍完的青春。
       放寒假,思念发腐,没日没夜打着电话。大年三十,你给我打电话,很长很长的电话,直到在电话的另一头听到轰隆的炮竹声,你说,张冬成,生日快乐,虽然烟花不是为你而放,但你就将就将就。你还说,张冬成,我居然给你打了两年的电话,从你18岁打到19岁。我想,当时你肯定傻傻的在烟花下,也想着我,因为我在19岁生日许愿: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愿有情人终成眷属        
       好久不见,在 教室外我们面对站着,你穿着黑色的羽绒服,然后像陌生人一样无言擦肩而过,我们都没有回头,心突然凉了。
   以前,你说,张冬成我们曾经衣服都擦烂了,但还是擦不出火花来;你说,我们的教室总是隔了一堵墙,从高一到高三一直都是;你说,张冬成,你是我早晨课前的风景,你总在最后一秒走进教室的,你曾经连续迟到一个星期;你说:张冬成,你说……
     也许我们都有一个坏习惯,以为能掌控故事的节奏。害怕好久不见,害怕那样突然找不着了自我。
     天依旧昏暗难受,北风依然寒冷。我们静下来谈,在一个晚晴安静的午后,风也安静。你噘着嘴巴说张冬成,给我一个拥抱就会好。我依旧把你裹在我的大风衣里,不说话,这是我们都喜欢的姿势。
     你吃醋了,在木依从重庆回来后,她调位置坐到我身旁。你警告我,你说,曾经过去就算了,现在你温柔的目光只为我停留。我傻笑不回答你,你说,你不答应我就装死给你看。叫我如何不爱你,我最亲爱的你。
   木依,我们认识了七年,你是我的不可或缺,她,是我16岁最温暖的光。只是怀想,还有友谊。没有别的。
   你还是生气了,不是假装,你说你和她说话多多的,你说你拍了她的头,你说我看她很温柔,我该怎样解释给最亲爱的你?有一个人,她有她的生活,可,她宁愿为了你与另一个喜欢的人闹得不可开交,且曾经相互欢喜。他们答应过彼此,永远都是好朋友,就不会再有信任之外的情感
   我想你会理解的,你说不会。那是你最无理的取闹,我们在食堂,你夹了一块肥肉恶狠狠扔到我的饭盒里,然后低头胡扮你盒里的炒土豆,说吃饱了。窗外,嫩柳青青,春天来了吧,多好。
   我笔记本里夹着一株四叶草,那是人生旅程里的第二株,第一株,不知所终。星期一的晚上我送给你,你拿到手看了看,然后递给我,说让暂时替你保管。然后星期五我送给了一个给我写诗的学妹,你发现了,说,张冬成我讨厌你,永永远远。
   记忆,像海浪一样翻滚,真的很想你,年年月月,分分秒秒。
   三月的樱花开满枝头,在风里散落一地,抬头白花似雪。我们不属于这里,不属于雷中,就算是,也只是宿命里挥不去的旧影。依旧备战高考,浑浑噩噩苦游题海。
   高考结束那天在,在云福,你在我右手的位置,满满桌子都是美食,你给我夹你最爱的酸菜肉。我要了一杯红酒,吃得天昏地暗。同学起哄,我们喝了交杯酒甜得要死。
   我是不喜欢热闹的,不喜欢狂欢后的清冷。我背着你,走在小河旁,梧桐硕大的叶子挡着月光,没有路灯,只有心跳、潺潺流水与万千不舍。
   穆阳打电话过来说去KTV,你拉着我的手跑,紧紧的。你说要给我唱歌,就在那一刻,多么希望时光停止这样就好。你上去唱歌,梁静茹的勇气:
 终于做了这个决定/别人怎么说我不理/只要你也一样的肯定/我愿意天涯海角都随你去
   我在角落里,点了烟,安静听着。穆阳递过来一杯啤酒说要不也上去表示表示,我笑而不语,因为我一首完整的歌都不会唱,我习惯了听别人歌唱。你跑过来掐断我烟的时候,渊打电话过来,问我考得怎样?我借口太吵挂掉了,有些时刻朋友越关心会难过。宁愿藏在心里,决口不提,然后任它腐烂。
   众人皆醉,唯我独醒。
   送你回去,她醉醺醺说,张冬成,知道你考砸了,但你不能离开我,不能。
   答应过你,一起努力去西安,去那古老的城,去那走直南直北的街,吃满大街的美食,去骊山看周幽王那情圣……
   我食言了,你说张冬成,我陪你去流浪好不好?
   落榜了,那些天我停机了,在家里天天睡觉,与世隔绝。填志愿那天我闭眼睛翻了一个页码,命运把我安排到都匀而不是西安,你去了海南,没有冬天的城市。
   杨承明曾诅咒,大学后,天南地北,你们就不会在一起,因为太年轻。我希望那是胡说八道就罢,因为我真的不舍,有你在是那么的幸福、快乐。
   不久前你在抱怨说,张冬成,你总是不写东西关于我。不知道怎么回答,因为我们每天说了那么多话,在电话里。
   北方下雪了,单曲在山东跟我聊天,说他快被冻死了。他问我要不要去LOL ,那时你打电话过来,我手机没电了之后停机。
   看天气预报,海南依旧是20多度,你的手很凉,在那个城市挺好。都匀天开始凉了,冬天来了,想你便愈发疯狂。单曲和权给我炫耀他们又谈恋爱了,单曲说他要陪女朋友去逛街,没空LOL了,权说,要不要给你寄几个漂亮的妹子来。
   我只有LOL和海南的你,谁也不要。
   因为在班级的愿望树上我写: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愿岁月静好,现世安稳。

   这一切你会懂,我想遇到你已花光了我所有的运气,我埋葬了所有可能的艳遇。等面朝大海的你回来,我才能有春暖花开。
       I  love so!

本文由文字部落原创文学网 作者潇落收集整理,我们每天为您精选各类好看的处世之道原创文学文章。如果你爱文字,请你加入文字部落交流群:158623687。文字部落听众群:111717358。您还可以通过下左侧的分享按钮,把这些美文展示到您的QQ空间,微博,人人主页等地方,一起行动,秀出你自己吧!

Tags:青春爱情

编者按
评论
点击排行榜
最新文章
分享